共有 7415 篇新闻

经典书架箱

河南佐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020-1-19
另一方面,在这些事件性运动中,众多主体的共同在场,实际上也更多地在“同”或者“共在”中,在这些事件构成的心理剧“舞台”中占有了自己的各自的“位置”。在高潮时期的运动里,站在这个舞台上的“组织”或“联盟”可以说林林总总,难以尽数,而且随着运动在不同阶段的发展,这些组织或联盟之间也不断调整着它们之间的“动作”关系,在一个变动的“力量场”中既发生原子与原子之间的位置调整,每个原子的内部也发生着程度不同的裂变。欧洲1968年5月到6月的“风暴”时期,这些组织展示着它们之间的对抗、联合、分化、重组、干预、抵制、相互“挪用”——它们构成了错综复杂的力场。在参与的多元主体的交汇中,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姿态性的“挪用”结果,就是工人组织对学生组织(以及知识分子组织)的姿态的挪用,这一点,在意大利的“68年”五月运动中体现的也十分明显。1968年5月12日,意大利的运动形成了“工人和学生联盟”,在其活动的推动下,学生不仅具有了工人的运动“姿态”,工人也开始把自身的行动指向了“文化”,正如一个参与行动的工人所说:“我们工人在所谓的文化中看到了一种压迫手段。很不幸,我们的老板虽然形形色色,小老板、大老板,大老板后面还有大老板,但他们都来自同一个文化领域。显然,整个文化都是为统治者服务的,文化是一种机器,让我们的活动获得合理化论争,迫使我们做更多的工作,也必然让我们工人成为机器的一部分”。
  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。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,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    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